你的人生,如果少了一些人,或许会过得更好。

【一八】归途无期

啥也不说了,自己打脸。

6.生人魂

“老八,老八,别睡了,快醒醒吧。”

‘谁....’齐八只觉得脑子混混沌沌,他揉着眼睛,缓缓睁开。

“狗五?你怎么在这儿?”说着他连忙掐指要算。

可吴老狗却一下子拍开他的手,“还算什么啊,你个混蛋,再算精气神都要被困死了,那就真完了!”

齐铁嘴瞪他一眼,“佛爷怎样?”

“这不在你跟前躺着呢吗?”吴老狗连忙给他指指。

“你别搡我,大男人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齐铁嘴侧过身就见身旁的张启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脑袋上还贴了张符,他抬手用两指掐住符头,“我的定魂符?老九给你的?”

“可不是吗,我俩都要担心死了,你说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佛爷还大病不起,这...

【团孟衍生】伊乔

为团孟贡献份力量。(^-^)

伊谷春看着手里这份新调来的小警员的简历。乔锐,那人的名字他并不曾耳闻,但这张脸,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似乎是很久不见的老友,亲切而又陌生。

乔锐的简历很薄,毕竟只是一个小片警,日常事务也不过是管管邻里间西家长东家短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还能要求人有什么大作为。但愿他到任以后不会拖整个局的后腿。

看完乔锐的简历后,伊谷春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又燃上一只烟,吸了一口。

不知是何时养成的习惯,凡事当他有想不明白或难以理解的问题时,只要有只烟在手里,他就会安心许多。似乎看着那缭绕的烟雾,心头的烦闷就会被消减,甚至是遁形。

可这回他只是单纯的想抽口烟。

下午,乔锐...

【一八】归途无期

5.记忆

“佛爷这回已经昏迷几天了?”吴老狗的手一下又一下的糊撸着三寸钉头顶的毛,手劲儿大的三寸钉一个劲儿的呲牙要咬他。

“回五爷,三天了。”副官有些踌躇却依旧毕恭毕敬的回答。

“老九,他这回去的可比上次长了一天了,你瞧瞧佛爷那眼圈乌青的样,咱可得想想法子,再这么下去人可就垮了。”吴老狗一屁股坐到解九对面。

解九呷了口茶,皱着眉头:“我也在想,可是这解铃还须系铃人。”

“哎哟我说,你这让我上哪去找啊,到现在都生死未卜的主。”

“不如,找人入梦吧。”

“这,我要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佛爷醒来不得打死我。”吴老狗连忙摆手。

“人能醒就好了,顾及那么多做甚。”

“那也是,好,可你得让我...

【一八】归途无期

元气大伤,来点清汤挂面吧。_(:з」∠)_

4.结友

齐铁嘴摘下脖子上那块上好的血玉攥在手里看着张启山似乎欲言又止。一旁在墓道里丈量的张启山也不是瞎子,自然察觉了齐铁嘴的异样便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他跟前。

“八爷可是有什么要交待张某的吗?”张启山尽量放缓声调。

齐铁嘴也不打哑谜,朝着张启山一摊手心露出那块血玉,“佛爷,这物件儿您可见过吧。”

张启山不由得眯起眼睛看着她:“这,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种成色如此难得的煞血玉已是罕见也甚为难寻可谓可遇不可求。

“嘿嘿,”齐八露出颗小虎牙一笑,“佛爷,您这就有所不知了,这煞血玉乃是我祖辈上传下来的,毕竟这倒斗的本事是咱祖上的老本行。”

“哦...

【一八】归途无期

换换脑子,来一发正常点的一八。(依旧不定期更新)

3.入墓之宾

张启山闻声立马走到齐铁嘴的身旁。

“佛爷你看,这墙壁...”他话音刚落,张启山就伸手去摸。

“等下,佛爷,用这个。”说着他从包袱里掏出一把小匕首递给张启山。

“多谢。”张启山用刀尖挑取了少许墙上油腻的膏体,“火折子拿来。”

齐铁嘴连忙把东西送上去,就见张启山将那刀尖置于火苗上,不一会就看见那膏体融化了滴落的液体在冰冷的墓道上升起白烟。

齐铁嘴看了心中一阵疑惑,不由得问道:“佛爷,这是怎么了?”

张启山罕见的冷笑着说:“尸油封穴,这墓主人也是好狠的心。此举定是想告诉我们此墓有进无出。”他顿了顿,“此行定是凶险,若是有...

【一八】故城旧事

中短篇。

‘’你想听故事吗,我给你讲讲他们吧。‘’老人放下手里的茶壶,清了清嗓子,男子点头示意他开始。
当年,长沙城里的老九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九门上下同心,亲如同胎,一家有难,其余几家定当鼎力相助。
而九门中走得最近的便是为首的张大佛爷和下三门的老八,齐八爷。佛爷当年为救八爷血洗日本武馆,也是一段佳话。要用齐八爷自己的话来说,那可真是过命的交情,经历过生死的兄弟。
在外人看来齐八爷只不过是一介文弱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风刮着怕跑了,雨淋了怕病了。佛爷自然对他是多些照顾。
日子久了,九门里的几户也大都有了家室,唯独剩下了佛爷和八爷。九门里的爷啊姑娘啊也都拿这件事打趣,要不你们俩凑一凑过得了...

【一八】归途无期

进展比较慢,但我会努力不坑的。

2.进军西凉山

齐八爷一大早是在一阵砸门声中醒来的。一起身就赶紧招呼伙计开门。

张启山褪去军服换了身英气的黑皮衣,坐在主屋看齐铁嘴忙东忙西的收拾着。今天他身后还带了自己的副官,身手不错,再加上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也是颇为他所信任。

张副官看着齐铁嘴一副完全没准备的样子,有些讶异,佛爷这竟然没生气,真是怪了。

待齐铁嘴收拾完时,也差不多要正午了,“正好啊,这日上三竿,最是阳气充沛的时候,鬼神也不愿出来打照面,佛爷,咱们出发吧!”

张启山伸手抬了一下齐铁嘴的包袱,啧,份量不轻。

“齐八爷,您这是要去云游吗,也不至于把家底全都带上吧。”张副官知道佛爷不好开...

【一八】归途无期

没动笔快半年了,可没想到又被一八拖下海了,文笔不好且短小,各位看官凑活着看吧,多多担待啊。

1.上门金主

齐八爷捏着刚掰下来的莲子直往嘴里送,打下手的伙计都有点看不下去了,“爷,伙计们都已经半个月没尝过油腥了,这老不开张不好吧。”

齐八爷一听,咧开嘴角笑了:“哎呀,这时机未到,我算过了,近日必有一笔大生意上门,告诉伙计们,就说咱八爷一定少不了他们口吃的,让他们再耐心等等。”伙计一听也不好说什么,就弓着腰下去了。

齐八瘫在摇椅上翘着脚好不惬意。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前几日的卦象,分明就是鸿运当头的预兆,现在啊,自己就等着金主自己上门了。

嘿嘿,到时候那小铜板儿,金银錠就得一个劲儿的往他口袋里...

【袁史】

名字什么的真麻烦。

袁朗看着瞄准镜里的那个兵:
那个兵看了看周围的土地,那是袁朗刚刚背着个南瓜逃走的地方,他很快就下了结论:“活着的背着死了的逃走了。”袁朗不由得对这个兵的判断力露出赞许的笑容。说实在的,这次演习的主要目的不是狠狠挫钢七连一把而是给老A 发现有好苗头的南瓜来的。
“砰”地一声,不知道是谁扣了扳机,惊得那兵连忙躲闪起来。袁朗不禁皱了下眉头,这人还没考察完呢就给吓跑了,真....唉,算了,等一会儿把他们都毙了时也不是见不着人,罢了罢了。
史今在看见那灰蓝色的身影时下意识的端起枪,瞄准,“砰”,可惜没打中。但史今分明看见那灰蓝色身影的主人侧过脸朝他露出个狡黠的笑容,就像,就像看见猎物的狐...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1 / 3

© DREACEME | Powered by LOFTER